近日,白血病患者從印度代購仿製藥格列衛的事件呈現在公眾面前。儘管印度仿製藥在中國沒有得到認證,但是它與進口抗癌藥的巨大差價讓代購這條快捷途徑顯得頗受歡迎。高價“救命藥”背後一系列問題浮出水面:中國的進口抗癌藥在眾多國家中居於最高位,甚至與韓國相差2倍。(1月12日人民網)
  中國進口藥價格為什麼如此高昂?記者調查發現,國內正規進口的抗癌藥價格高昂,與中國醫葯領域的高回扣有關。“哪個企業不給醫院回扣,不出三個月肯定倒閉。”一位醫葯銷售公司亞太地區負責人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救人性命的抗癌藥,被當作醫葯界最有價值的搖錢樹,高回扣、高藥價的問題更突出。
  北京腫瘤醫院主任醫師張曉東另有高論:“如果把15%的藥品加成拿走,好多醫院都活不了,因為政府只給醫院5%的財政支出。以藥養醫是政府的問題,不是醫院的問題,也不是醫生的問題。”
  事實果真如此嗎?一位研究藥品定價的人士說,“中國內地比較特別,還有制度成本,只要你不改它,它一定會加到藥價上去。”此外,從藥物出廠定價,走到醫院藥房,中間的環節渠道存在太多的灰色空間。實際操作中,暗的回扣也時有發生。據媒體公開報道,進口藥的回扣還表現在各種巧妙的手段上,“回訪會”、“有獎徵文”、“學術會議”以及冠冕堂皇的“教育資助基金”等如今都已成為敏感字眼。
  進口藥虛高暗藏貓膩,並非格列衛一家。曾經轟動一時的葛蘭素史克(中國)投資有限公司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單位行賄、對單位行賄等案表明,其慣用招數有三:轉移定價、黑金營銷、以賄掩賄。
  葛蘭素史克不僅大幅提高進口藥品價格、獲取巨額利潤,而且將應當在中國境內產生的大部分利潤留在境外,以此避稅。其黑金營銷策略,則是以“講課費”等方式向醫生行賄。中部某市級醫院的肝病中心副主任醫師李某涉嫌非法收受醫葯代表譚某送達的現金數萬元以及葛蘭素史克提供的免費旅游。葛蘭素史克還“以賄掩賄”企圖避免處罰。2012年2月至11月,北京市工商局朝陽分局連續兩次立案調查葛蘭素史克涉嫌商業賄賂問題,葛蘭素史克通過中間人找到辦案人員,以財物打通關係,換來對涉嫌商業賄賂不調查、不處理,改成不正當競爭,罰款30萬元。
  黑金營銷等不正當手段,客觀上推高了進口藥的價格。換言之,進口藥價格虛高,癥結並不完全在於以藥養醫。以葛蘭素史克為例,成本僅10餘元的藥品,在中國竟賣出10倍以上的高價。葛蘭素史克員工趙虹燕說:“縱觀如今的醫葯市場,患者看病難、用藥貴等現象,醫葯領域的商業賄賂是根源之一。”
  由此可見,某些進口藥價格虛高,是因為那些上不了臺面的因素計入了藥品成本。治理進口藥價格虛高,必須從治理商業賄賂入手。工商部門、藥監部門,甚至公安部門都不能打瞌睡。
  文/張衛斌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進口藥價格虛高,監管不能打瞌睡)
創作者介紹

保齡球

znjbzf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